上野樹里

Exclusive Interview Summer 2019

From “監察醫朝顏”

上野樹里

睽違13年再度回歸月9時段的上野樹里,在經歷許多不同類型腳色的淬鍊,已經脫去觀眾們心中追著千秋王子、自由自在的野田妹形象。2019年夏天,她以成熟、溫暖的演技帶領各位進入法醫學的世界中。今天的獨家訪問,就請上野樹里談談本次的角色「朝顏」以及接下這次戲約的心路歷程。

Q對你來說,這部作品最大的魅力是?

除了撼動靈魂的感動外,同時在心中湧現身為演員的強烈使命感。讀本之後更加深了演出這部作品的想法。

Q「朝顏」是個什麼樣的女性呢?

朝顏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這點部分很像父親,但柔軟的氛圍以及開朗的個性可能是來自母親。母親在東日本震災中失蹤,到現在都還未尋獲遺體。也許是因為無法送母親最後一程的遺憾,讓她真心誠意的面對每具大體,藉此讓自己的心靈獲得救贖也不一定。我認為,透過朝顏,我們可以理解並開始思考失去重要的人時,該如何繼續面對接下來的人生這件事。但「監察醫 朝顏」並不會使人感到灰暗悲傷,而是一部注重人與人互相扶持的溫暖作品。真的非常感謝能在改元後第一部月9中有所發揮,我也會努力帶給各位最棒的作品!

Q朝顏是位新人法醫學者。

在「Good Doctor善良醫生」中曾經是演過小兒外科醫生,但法醫學者的人數遠不比小兒外科醫生。除了解剖室與手術房不同外,法醫學者要面對的不是患者,而是大體。 在讀過許多法醫學者出版的書籍後發現,除了釐清死因外,還必須用心傾聽每具大體的聲音,才能一窺其更深層的部分,真的是一份很特別的工作。所以在揣摩角色時也試圖呈現「人」最真實的一面。

Q朝顏與父親‧平在相同的職場上工作

朝顏與平是一對關係很好的父女。兩人的工作內容是同一個領域,這樣的關係性也十分的令人欽羨。在片場上跟時任先生相處時氣氛融洽,時任先生先追了我的推特,我也回追他(笑)就算我發一些跟工作毫無相關的內容也會幫我按讚(笑)我們兩個實際上的相處就像劇中朝顏與平一樣,真是令人開心。在大河劇「江」中,時任先生飾演江的父親‧淺井長政,但長政在江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去世了,所以這是我們實質上第一次的戲劇合作!

Q繼「交響情人夢」以來,睽違13年演出月9時段,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?

我在13歲時接受試鏡而開啟了演藝圈的工作,這麼一想,13年真的是一段很漫長的時光,像是經歷了一場長期旅行後回歸的感覺。導演還是當年「Engine(急速引擎 / 飆風引擎)」時曾經合作過的平野真先生。平野先生一開始就對我說「你也是工作人員!」(笑),起初有點無法意會,但後來才了解是平野先生希望我不要這麼拘謹,全力演出才這麼說的。周圍有許多很棒的演員們,我也期許自己能跟大家一起製作出最棒的作品。

Q希望觀眾們關注的場景是?

在讀本時,其中有一幕是父女倆在餐桌前吃飯的戲。由於母親已經不在了,所以會特意在餐桌上留下一個給母親的空位。搭電車時,也會留下給母親的位子。導演用這些近乎自然的舉動凸顯出「母親」依舊活在兩人心中這件事。希望各位在收看時也能夠注意這個部分。 另外,我也曾詢問導演「這部作品中,最重要的是什麼?」。導演的回答是¬「吃。總之就是吃。希望你們把飯菜全都吃光光」。由於是一部必須每天面對各種不同大體的戲劇作品,所以將「吃」視為「活著」的證明,也是劇中很重要的部分。接我也會每天好好的餓著肚子前往片場上戲的!(笑)

error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