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野树里

Exclusive Interview Summer 2019

From “监察医朝颜”

上野树里

睽违13年再度回归月9时段的上野树里,在经历许多不同类型脚色的淬鍊,已经脱去观众们心中追着千秋王子、自由自在的野田妹形象。2019年夏天,她以成熟、温暖的演技带领各位进入法医学的世界中。今天的独家访问,就请上野树里谈谈本次的角色「朝颜」以及接下这次戏约的心路历程。

Q对你来说,这部作品最大的魅力是?

除了撼动灵魂的感动外,同时在心中涌现身为演员的强烈使命感。读本之后更加深了演出这部作品的想法。

Q「朝颜」是个什麽样的女性呢?

朝颜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这点部分很像父亲,但柔软的氛围以及开朗的个性可能是来自母亲。母亲在东日本震灾中失踪,到现在都还未寻获遗体。也许是因为无法送母亲最后一程的遗憾,让她真心诚意的面对每具大体,藉此让自己的心灵获得救赎也不一定。我认为,透过朝颜,我们可以理解并开始思考失去重要的人时,该如何继续面对接下来的人生这件事。但「监察医 朝颜」并不会使人感到灰暗悲伤,而是一部注重人与人互相扶持的温暖作品。真的非常感谢能在改元后第一部月9中有所发挥,我也会努力带给各位最棒的作品!

Q朝颜是位新人法医学者。

在「Good Doctor善良医生」中曾经是演过小儿外科医生,但法医学者的人数远不比小儿外科医生。除了解剖室与手术房不同外,法医学者要面对的不是患者,而是大体。 在读过许多法医学者出版的书籍后发现,除了釐清死因外,还必须用心倾听每具大体的声音,才能一窥其更深层的部分,真的是一份很特别的工作。所以在揣摩角色时也试图呈现「人」最真实的一面。

Q朝颜与父亲‧平在相同的职场上工作

朝颜与平是一对关係很好的父女。两人的工作内容是同一个领域,这样的关係性也十分的令人钦羡。在片场上跟时任先生相处时气氛融洽,时任先生先追了我的推特,我也回追他(笑)就算我发一些跟工作毫无相关的内容也会帮我按讚(笑)我们两个实际上的相处就像剧中朝颜与平一样,真是令人开心。在大河剧「江」中,时任先生饰演江的父亲‧浅井长政,但长政在江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去世了,所以这是我们实质上第一次的戏剧合作!

Q继「交响情人梦」以来,睽违13年演出月9时段,有什麽特别的想法吗?

我在13岁时接受试镜而开启了演艺圈的工作,这麽一想,13年真的是一段很漫长的时光,像是经历了一场长期旅行后回归的感觉。导演还是当年「Engine(急速引擎 / 飙风引擎)」时曾经合作过的平野真先生。平野先生一开始就对我说「你也是工作人员!」(笑),起初有点无法意会,但后来才了解是平野先生希望我不要这麽拘谨,全力演出才这麽说的。周围有许多很棒的演员们,我也期许自己能跟大家一起製作出最棒的作品。

Q希望观众们关注的场景是?

在读本时,其中有一幕是父女俩在餐桌前吃饭的戏。由于母亲已经不在了,所以会特意在餐桌上留下一个给母亲的空位。搭电车时,也会留下给母亲的位子。导演用这些近乎自然的举动凸显出「母亲」依旧活在两人心中这件事。希望各位在收看时也能够注意这个部分。 另外,我也曾询问导演「这部作品中,最重要的是什麽?」。导演的回答是¬「吃。总之就是吃。希望你们把饭菜全都吃光光」。由于是一部必须每天面对各种不同大体的戏剧作品,所以将「吃」视为「活着」的证明,也是剧中很重要的部分。接我也会每天好好的饿着肚子前往片场上戏的!(笑)

error: